政策
首页> 区块链 > 政策 > 正文

洪灾“洗劫”安徽歙县 受灾企业期待政策支持

2020-07-16 09:08:32来源: 摩根财富网

原标题:洪灾“洗劫”安徽歙县 受灾企业期待政策支持

证券时报记者 叶玲珍

这个夏天,一场洪水将安徽歙县推向了风口浪尖。高考延迟登上热搜;城区、工业园区被淹损失巨大,茶企3000吨茶叶被洪水浸泡损失9000万,负责人郑老板失声痛哭的视频一度刷屏。而郑老板正是被洪灾“洗劫”过的歙县经开区百余名企业主的缩影。

7月7日,安徽歙县遭遇50年一遇洪灾。作为安徽歙县经济的“扛把子”,歙县经济开发区深陷重灾区,190余户企业和100余户个体工商户受灾,受淹面积达3.8平方公里。经初步统计,本次洪灾导致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1.6亿元,其中工业企业损失惨重,达19.8亿元,占总损失的91.67%。

数据显示,2019年度,歙县财政收入为12.8亿元,7.8亿元来源于经开区。据此测算,本次洪灾直接冲走了歙县近两年的财政收入。根据歙县经开区网站公开资料,该区将力争在2020年实现园区企业总产值、财政收入分别达260亿元、10亿元。疫情叠加汛情,让上述目标的实现更显艰难。

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走访歙县经开区多家企业,亲见园区救灾的最新情况,发现在肉眼可见的损失背后,还暗藏着不可见的隐忧;灾后重建需要靠政府扶持、社会帮助,更要靠企业自救,而成果则尚待时间来检验。

受灾严重的“漩涡地带”

扬之河边的扬之路上,聚集着歙县经济开发区最早的一批入驻企业。7月7日晚间,扬之河猛涨,整个扬之路陷入一片汪洋,最高水位达到2米,而位于扬之路的企业首当其冲,成为受灾最为严重的“漩涡地带”。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驱车沿扬之路一路前行,虽然洪水早已退去,但被水泡过的路面和建筑,在湿热的天气下依然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怪味。马路两边,随处可见连根拔起的树木、被冲垮的围墙,显示着洪水的“余威”。

“我们以前都是在电视里面看到发洪水,没想到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在扬之路黄山俊源厂区上班的李强(化名)告诉记者,“我和老伴平时就住在厂区,7月7日凌晨4点半左右隐约听见哗哗的水声,醒过来发现鞋子都被水冲跑了,赶紧抓起枕头旁边的手机和电筒往外跑,什么都顾不得拿了。”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厂区全是一层楼的平房,基本无处遁形。

李强和住在厂区的工友急中生智,迅速寻找厂区的最高点——高炉,并通过设备楼梯爬上高炉平台才幸免于难。“我儿子从温州给我们买的电视机刚用了一个月,就被水泡坏了,不能用了,电瓶车也报废了……”李强整理着仅剩的一些家当,无奈地摇了摇头。

“7月7日凌晨4点来到厂区抢险,前门已经进不来了,我们是从后门蹚着水过来的。不到半小时,水就涨到胸部的位置了,眼看着厂区被淹掉,我们却无能为力,当时真的很蒙。”安瑞控股集团黄山轴承产业园(下称“安瑞控股”)工会主席王明忠想起洪水当天的情况,至今仍心有余悸。

在歙县经开区,面对洪水带来的损失,“失声痛哭”的企业主不在少数。“我们老板在给我们布置救灾任务的时候,也直流眼泪,那场面好心酸。”安徽冠润汽车转向系统有限公司(下称“冠润转向”)一位现场负责人告诉记者,“入驻经开区十几年,从来没发生过洪水进厂区的情况,这次真的是数十年难遇。”

企业复产时间难预计

探访期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歙县经开区道路穿梭最多不再是物流车辆,取而代之的是工程车辆和消防车辆,工程车辆负责道路抢修或施工,消防车辆则主要负责冲洗厂区和道路上的淤泥。据悉,政府组织了6个救援小组,并重点帮扶重灾企业开展生产自救。

“目前,我们的救灾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歙县经开区某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经过近一周的整理和冲洗,大部分厂区地面上漫及脚踝的淤泥都已经清理干净,但如何处理被洪水泡过的设备、原材料、存货,成为横在企业面前的大难题,直接影响开工进度。

记者来到位于扬之路的黄山震壹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下称“震壹精密”),厂区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忙着打扫,目前厂区的淤泥已经冲洗干净,下一步就是设备等的维修必须快速跟上,恢复还是需要时间。”

距离震壹精密100米左右的安瑞控股,据当地人介绍厂区曾经绿树成荫,还设有果园,环境宜人,而今除了厂区外立面保持了以往的干净整洁外,其他部分依然略显泥泞。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现场看到,公司董事长翁一名头顶草帽、身着厂服在现场指挥救灾工作。

“洪水退去后,每天都有200多人在帮忙打扫,有公司员工,也有来自歙县各个地方的志愿者。目前车间和园区的淤泥都已经清理干净,但设备好多还由于泡水尚未启用,所有设备都需要一台一台检测调试之后才能重新启用,恢复生产难度很大,具体复工时间真的无法预计。”翁一名告诉记者。目前工人上班就是帮忙打扫卫生,发放保底工资。所幸,安瑞控股200余名员工至今为止没有一人离职。

同样位于扬之路的冠润转向情况也十分类似。“厂区里面100多台机床,90%以上都被水泡过了,在没有完全干透的情况下,我们不敢轻易开机,也没办法进行维修。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设备维修和置换的问题,无论是修还是采购新的设备,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厂区一位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库存处理也是个大问题,目前我们正按每小时10块钱的基础上外加计件或工时补偿,发动工人做产品防锈,尽量在受灾的情况下保证他们的薪水收入。”

作为歙县经开区的纳税大户,黄山市强峰铝业有限公司所在的集团一年贡献的财政收入近1000万,集团旗下有800多号员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厂区,看到工人都在忙着把库存从仓库搬出,放在厂区露天的广场晾晒。“清淤后,我们现阶段主要就是做仓库清理,预计2-3天就能完成了,后面就是设备维修了。”强峰铝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何时复工,他表示,在一个月内复工,大概有六成把握。

当然,也有企业快速回血恢复生产的。位于扬之路的薇薇茶业,虽然受灾严重,但目前厂区已经清理干净,而且设备也已经基本修复、更换到位,预计明后天就能恢复生产。

地势稍微高些的企业,因受灾程度不大,也已快速复产。新三板挂牌公司协同轴承坐落在歙县经开区紫金路,这里地势相对较高,洪水并未漫过设备。在简单打扫之后,目前厂区已经恢复正常生产运营;旁边的博鑫纺织也已经复工,而且还在门口打起了“招聘广告”。

洪灾造成损失超过疫情

歙县经开区主要以制造业为主,大多为重资产企业,以设备为主的固定资产占比较大。洪水来袭,几年积累下来的家当一夜之间受损甚至报废,损失可想而知。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因设备维修导致的延期复工,将直接影响企业订单交付,客户存在流失风险,企业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

记者多次致电前述“失声痛哭”的郑老板,均未取得联系。不过记者却辗转联系到了歙县当地规模最大的茶企薇薇茶业,他们这次的损失也颇为巨大。

“3个小时泡了1个亿,等于从我口袋里拿了1个亿现金出来……”薇薇茶业负责人郑仁贵很无奈地告诉记者。在薇薇茶业某厂房门口,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看到一袋袋被洪水泡过的茶叶,工作人员表示后续都将被丢弃。据介绍,这次公司将倒掉2000多吨茶叶,价值8000多万。

“我们光设备损失就在2000万左右,原材料损失1000多万,成品损失1000多万,再加上办公用品几百万,加起来大概在五六千万。”强峰铝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还有隐形的损失在客户流失方面,粗略估计,如果能在一个月内恢复生产,客户还能留存50%。”目前,针对已经下了订单的客户,公司按照他们下订单时的铝价出售成品,不另收加工费;如果客户不能接受产品被洪水浸泡,将悉数安排退款。

安瑞控股在核电轴承领域钻研多年,今年刚刚实现核电控制棒驱动机构冷却风机配套电机专用轴承的量产,打破了国际垄断。然而目前的情况是,订单不乏,却无法生产。

“别看目前厂区已经基本恢复原本的样子,但已经泡过水的设备有的不能用了,有的需要修复,尤其是电器部分,这次洪灾我们预计损失有1个亿,光半成品、成品就有三四千万,设备损失大概7000多万。”安瑞控股董事长翁一名告诉记者,“疫情对我们的打击都没有这次洪灾大。我们一年的产值不到2个亿,目前利润水平也不是很高,今年6月份刚刚还了一笔贷款,本来想慢慢步入正轨的,结果又遇上了这几十年不遇的洪灾……”

对于后续的业务发展,翁一名略显担忧:“现在我们最怕的是,因为订单无法交付导致客户流失,客户没了就把企业的明天搞没了。”

安瑞控股的辛酸,冠润转向感同身受。“这场洪水对我们的影响比疫情大多了!疫情期间,设备没坏,不用花钱;生产虽然停滞但下游客户需求也同步萎缩,原材料、水、电的成本都省了,最多就是些固定成本,这跟洪水带来的损失规模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据介绍,今年很多展会都被取消,客户在没有招到新的供应商之前,会向老的供应商增加订货,以保证质量稳定。“这几个月我们的订单增长很明显,本来应该是能提产的,结果遇上了这场洪灾,前期备的货都被水泡了……”冠润厂区某负责人介绍,“很多产品过了水以后,可能会生锈,精度也会受影响。目前我们在努力做存货的拯救工作,整体来看不太乐观。”

在得知冠润转向遭遇洪灾后,前期已经支付了货款的少数客户,已经提出了取消订单需求,并要求尽快退款。这让现金流本就遭遇挑战的冠润转向更显捉襟见肘。

冠润转向上述负责人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据初步估算,厂区150多台设备受损损失大概在3000多万,库存损失大概在1000多万,合计在5000万左右。公司目前产值每年也就六七千万,利润也就四五百万,相当于一次性亏掉了十年来所有的利润。

期待政策扶持

洪灾过后,很多企业面临“活下去”的问题。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向冠润转向表示,悲观预计,这场洪灾过后,开发区一小部分企业将面临倒闭。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上,资产端严重打折,资产负债率高企,如果不能通过持续经营创造利润,极有可能引发资产负债表爆表,导致不堪重负而破产。

“我们账上的机动资金只有几万元,还好这段时间获得了几十万贷款,暂时缓解近忧。”冠润转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过,面对后续大额的设备维修和产品处理支出,上述负责人表示十分担忧:“目前为止,我光买防锈液就花了几十万,设备还没有开始维修……说实话,能不能撑下去还不好说,有待评估。希望政府能够给予一定的补助款,帮助我们渡过难关。”

在安瑞控股,当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问及企业现金流是否还能撑得住时,翁一名顿了一下后说道:“我现在没考虑那么多,能救多少是多少吧。”

对于薇薇茶业来说,“活下去”的责任更重。“企业做到现在这个规模,早已不是我们一家人的公司了,还背负了很多社会责任,目前有1900多个家庭跟着我‘吃饭’,每年我们给当地政府交税几千万。”薇薇茶业负责人郑仁贵告诉记者,“所幸我们的资产还算雄厚,预计能扛过去。”

虽然如此,在尚未复工的情况下,薇薇茶业每天固定成本大概就有20万左右,如果不尽快恢复流动性,面临的考验也不小。“比起补助,我们更希望政府能给我们优惠政策,帮助复工复产,提供税收及财政政策等。”洪灾发生后,薇薇茶业已经获得了保险公司预先赔付的500万资金,地方政府也帮忙解决了3000万元贴息贷款,暂缓了企业燃眉之急。

“一下子损失那么多,现金流不可避免会承压,但目前我们还能撑过去。”强峰铝业相关负责人表示。据悉,公司目前账上现金还有四五千万,应收账款还有1个多亿,流动性尚可。但是,公司还面临其他的烦恼:保险赔付尚无定论。“我们的设备、厂房、库存等都上了保险,保额超过1个亿,不过现在能赔多少还不确定,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估计可能达不到预期。”

上述人士颇显担忧,“我们有些东西需要报废,但保险公司在核赔的时候可能会优先核定为维修,维修造价低,但容易产生安全隐患,而且后续能使用多久都无法预计。”在政府帮扶方面,强峰铝业认为目前急需政策上的指导和支持,包括财政方面的、金融方面的、税收方面的。

灾后重建信心最重要

损失已经造成,目前最重要的是鼓起勇气,抓紧自救,这几乎是园区内所有企业的心声。

“生意总要做下去,事业总要干下去,最终还是要自己面对,公司800多人还指着这份事业活下去。”强峰铝业相关负责人不经意间的表态,透露着一种异样的坚强。

作为当地企业家代表,上述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他近期也接到了很多“难友”的电话,哭诉自己的受灾情况,每次他都会让对方放宽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在记者探访的企业中,几乎所有的老板都是亲自上阵指挥救灾,为员工加油打气。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救,尽快恢复生产。”薇薇茶业郑仁贵这两天一直马不停蹄地奔波于集团内各家企业,坐镇一线统筹调度。闲暇之时,他还会和员工、供应商开玩笑道:“挺住,大不了从头来过。”

记者从安瑞控股获得了翁一名于7月10日写给全体“安瑞家人”的一封信,他表示,“天灾面前,谁都无法躲避,灾难已成现实,损失也已经产生,我们要积极面对,也只有积极面对。”

信心支撑下的冷静后,个别企业开始从洪灾中汲取教训,总结反思。

强峰铝业表示,公司平时关注的安全生产主要聚焦于防火方面,经历过这次洪灾,发现防水演习也得纳入日常训练,必须做好相关应急预案。“比如洪水刚进厂区时,我们其实可以把办公区的玻璃门砸开,抢救一些办公电脑,保存数据资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损失。”

经历过这次50年不遇洪灾,强峰铝业相关负责人表示,首先想到的就是买一块高地建厂,尽量让厂区免受天灾;其次,财产险一定要买,而且在投保的时候必须要明确保险责任和理赔规则,以免在赔付环节来回折腾,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危中藏机,强峰铝业还在本次救灾过程中考验了员工和团队作战能力。

采访结束,歙县经开区下起了雷阵雨,天气放晴的瞬间,扬之路对面的山间出现了一道彩虹,引来很多工人驻足观看,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留念。“这真是个好兆头。”一位工人颇有感悟地说道。

频道推荐

  • 原创
  • 区块链
  • 互联网
  • 家电
  • 市场